试验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试验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魏忠贤骨子里最怕的一个人是朱由检吗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7:09:27 阅读: 来源:试验机厂家

魏忠贤骨子里最怕的一个人,是朱由检吗?

大家好,这里是小编,今天给大家说说魏忠贤的故事,欢迎关注哦。

明朝末年,有一条“蛀虫”一直在蚕食大明的江山,利用当朝天子朱由校不识字,肆意篡改政令,与客氏独揽后宫大权,专横跋扈,迫害能人异士,加深地主阶级的盘剥,陷天下百姓于水火中,他就是阉党之首,被尊为九千岁的魏忠贤。

年少时的魏忠贤游手好闲,不务正业,是赌场有名的赌鬼。由于家底有限,很快被魏忠贤败光,而为了填饱肚子,魏忠贤无奈之下入宫当了太监。魏忠贤与朱由校一样,大字不识一箩筐,但他的记忆非常好,基本上过目而不忘,这对为人处世来说,是一项很重要的“技能”,比如谁该送礼了,不能忘;负责带自己的太监头子王安生活的习性,必须要牢牢记住;宫里的关系也要谨记于心,哪些该惹,哪些不能惹;最重要的还有两个,一个是皇帝朱由校的喜好,还有一个客氏的喜好,一个是能让自己飞黄腾达,一个是能帮助自己飞黄腾达的。

朱由校执政期间,对魏忠贤、客氏二人非常信任,由于不识字,将批阅奏折这种繁琐事务交给二人,自己则一心一意投入工匠事业中。虽然魏忠贤也是不识字,但是他手下却有不少识字的,而且还特别擅长篡改奏折、添油加醋,待到魏忠贤发展到了九千岁的时候,奏折都不用改了,直接让朱由校身边的人直接念出“歪理”来,自此也流传一句笑谈:“世人皆知九千岁,不知皇帝朱由校。”

明朝本来就有后金的威胁,在魏忠贤的努力下,明朝又往下多跌了几米,直到朱由检继位,才止住了势头,朱由检的继位,让魏忠贤感到了害怕,说到底是因为朱由检不同于朱由校,本身熟读诗书以外,又心怀大志,岂能是受他人控制的人?这是魏忠贤的克星。魏忠贤一看势头不对,便实施见好就收,将手头权力上交,告老还乡去了。

虽说魏忠贤想要颐养天年,不问政事,但也好歹是当过九千岁的人物,一起随魏忠贤“归隐田园”的随从、家底几乎是明朝文武百官的总和,这让崇祯皇帝(朱由检)怎么忍?于是,崇祯便略施小计,将魏忠贤的旧账翻了出来,最为著名的当属朱由校期间发生的东林六君子冤案。

魏忠贤为什么要极力迫害东林六君子?主要还是因为一个人,他就是魏忠贤骨子里最怕的男人,杨涟。对于崇祯,魏忠贤到没什么恐惧的,心想只要上交权力,崇祯或许不拿自己怎么样了,但是杨涟,魏忠贤骨子里却感到了害怕,只因杨涟的忠烈。

朱翊钧驾崩后,朱常洛继位,不过朱常洛还没好好享受权力的乐趣,继位第四天便一病不起。自知时日不多的朱常洛,无奈之下只好交代身后事,然而,身边还有一颗“定时炸弹”,即郑皇后。郑皇后为了得到权力,想要挟持长皇子,做一个垂帘听政的主,而且朱常洛的身板子就是郑皇后给搞垮的,为了让朱常洛醉生梦死,进献八位美女给朱常洛,让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再加上唆使崔文升进泻药,杨涟得知后,极力弹劾郑皇后,逼迫郑皇后移宫,言辞激烈,火药味十足。很多人都以为杨涟凶多吉少,再怎么样郑皇后也是名义上的皇后,地位、权重远远大于杨涟,众人皆劝杨涟再上一封请罪书,杨涟拒绝:“死即死耳,涟何罪!”

朱常洛被杨涟这种忠烈感动的不要不要的,杨涟不仅没有受到任何处罚,还成为了顾命大臣,这也算因祸得福了。朱常洛病逝,朱由校继位。杨涟下定了决心,决不允许让皇长子落到旁人手里,一路挡退前来阻扰的太监,从朱常洛的灵堂前将朱由校抢出来,途中魏忠贤与杨涟第一次“交手”,四目相接,魏忠贤很快低下脑袋,因为他害怕杨涟,就像贼害怕警察一样。

朱由校继位后,魏忠贤凭借过目不忘的本领加上客氏的里应外合,很快把朱由校拿捏的死死的,杨涟自知这样下去,大明迟早玩完,杨涟奋笔疾书罗列魏忠贤的二十四条罪状,言辞犀利,直接切中魏忠贤的命脉,一点脸都没给。不过,到了朱由校那,魏忠贤提前命人做好功课,念出了不一样的“罪状”,再加上魏忠贤一把鼻涕一把泪,朱由校不仅没有处置魏忠贤,而且还安慰他不要伤心,将杨涟撤职为民。

杨涟被革职后,只好回老家,但魏忠贤却没打算放过他,借汪文言之狱,逮捕杨涟等东林六君子,下了死命令,让许显纯负责泼脏水工作,谁知王文言也是一条硬汉,死活不肯污蔑杨涟,受了不少极刑后,临死前大呼一句“世岂有贪赃杨大洪哉。”许显纯一看,人死了,只好自己捏造事实泼脏水,定了杨涟等人的罪。不过,罪名有了,但是许显纯却哭了,不仅王文言宁死不屈,东林六君子个个如此,杨涟更是写下血书指责魏忠贤,这可把魏忠贤吓坏了,世上真的有如此忠烈的人吗?宁肯遭受极刑,宁肯丢了性命也不肯低头?魏忠贤见到了,真有这样的人,最后杨涟被一颗大钉子从头顶钉入死去,杨涟走完了一生。

到了崇祯年间,朱由检用了相同的办法对付魏忠贤,翻起了旧账,为杨涟平反,最终魏忠贤自缢在途中,走完了罪恶的一生。

初中生作文

聚培训网

加油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