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验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试验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等到天亮我就走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5:23:55 阅读: 来源:试验机厂家

沈将将查完最后一次房已是深夜一点钟了。

这两天和男友吵架,她便替下了科里所有的夜班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这时门吱呀了一声开了,又关了。她一抬头,门后竟站着一个[欣赏雨季爱情故事网]女孩子看着她说:“你不要怕,我是个鬼呀,我们每说一句话都要消耗精血的,我们的气就是血呀。你不知道在阴府里只有阎王和十个狱司有哈气成字的权利,我是阎王特批的。”说到这里,她有点得意。将将又问她:“你带他走时要我帮你什么吗?”“我怕到时候阳光出来了,我见不得阳气的,我在你手里凝成一团血气,你带我过去就行了。走时阎王对我说,只有闻亮死了,我才能在他面前现形,要是我见了阳火就永不能投生了。我必竟只有三十三年的修行呀、、、、、、”

这时,天已慢慢微亮了,蒋碧之又缩到了门后的黑暗处。将将一看马上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,碧之的脸色才好了一点。

当清晨第一缕光射进消化科的楼道里时,蒋碧之化为一团血气凝在了沈将将的手心。她在沈将将的耳这轻轻说到:“如若有缘,我和闻亮来世定报你成全之恩。”

于是在一个很平常的清晨,一个叫闻亮的男人用最后一口气喊了一声“碧之、、、、、”后,安详地死去了。

沈将将站在那个叫闻亮的人床边,她久久看着这个发如荒草,面如蜡纸的男人。那个男人几天来紧握的拳头松开来,只见上面也有三个血字:蒋碧之。

沈将将慢慢拉开了所有的窗帘,当阳光如晶莹的水珠般撒满消化科的每个角落时,沈将将脑子里闪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:她要给男朋友打电话。

威海男科病检查选择医院文登看男科哪里靠谱

沈阳治疗不孕不育效果好

重庆做卵巢囊肿多少钱